商业组织未来新趋势:“平台+个人”将崛起(上)
西安制作网站_西安网页制作设计_西安网站维护_西安网站优化_西安微信开发_佳凹科技
商业组织未来新趋势:“平台+个人”将崛起(上)
2016 年 11 月 09 日

   要弄清楚任何事物,必须回到历史的原点,回到事情本来的面目。重农学派认为土地和劳动是两大最重要的生产要素,其中,土地是财富之母,劳动是财富之父。1776年,亚当•斯密的分工理论让大量资本转移到了工业制造领域。堂而皇之,资本也就成为继重农学派之后成为第三个生产要素。工业制造领域快速扩张,想要获得资本必须让度利息,由于资本是稀缺的,投资人自然成为股东。股份有限公司的出现,是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在领域最大的制度创新之一。其主要特征则为以科层制为特征、以管理为核心职能。

  资本的特性决定了企业必须以营利为目的,满足出资人的利益要求。而在现今的价值追求上,一些企业早已开始接受“非财务目标至少与财务目标同样重要”的价值观。如一些美国企业,他们并不热衷追逐利润,也不致力于规模扩张,而是追求一些在他们看来更为重要的目标,比如员工的自豪感与尊重,与客户和供应商之间建立的一种朋友关系并分离共同的理想,与社区建立和谐的关系等……

  这就是正在发生的未来——公司理性最终要被个人理性所解构与替代。管理大师德鲁克说:“动荡的时代最大危险不是动荡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。”

  我们已经站在历史更迭的边缘,更要以开放而虔诚的态度去面对,从日常工作生活中蛛丝马迹的现象层面去寻找背后“道”的法则,不用过去的经验去复制和推演未来,即使像“微信”这样的移动星球霸主,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与诋毁也显得手足无措。包老师说,分工与组织的原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,改变的只是现象层面,个人认为,该篇文章所指的“平台+个人”就是组织形态中正在发生的未来,也有朋友对该文提出不同看法,我认为,“百花齐放”本身就是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特征之一,而“兼听则明”会让我们思维更加清晰和完整。

  19世纪中,股份有限公司逐渐盛行、“公司”成为了基本的经济主体。但到了21世纪的今天,“公司+雇员”这一基本结构的空间,已逐渐受到了“平台+个人”这一结构的挤压。

  换句话说,“互联网平台+海量个人”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,一种全新的、显著的组织景观。随着“平台+个人”这一社会和经济结构的持续生长和扩展,全新的经济、法律、社会含义,也将由此深化和扩展开去。

  只要想一下“公司”在今日世界中的位置与影响,人们就应该对这一组织领域全新的重大变动,保持好奇、保持开放、保持敬畏。

  公司的历史:从特权到权利

  股份有限公司的出现,是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在组织领域最大的制度创新之一。

  公司的诞生、演化,首先是当时新的工业大生产的需要。工业大生产需要大资金以及风险分散,“公司最大的三个特征是,有限责任、投资权益的自由转让和公司的法人地位,这三条是定义公司的最重要的特征”(钱颖一),公司的这些特性,正适应了工业革命时期新发明、新技术、新产业大发展的需求。

  因为如果是个人或是合伙的小集体,显然无法为大生产提供大资金。如果是无限责任,也不利于鼓励人们去投资,无法集中资金去打开投资的闸门。如果公司的寿命只限于自然人的生命周期,也不利于长远的、长期的、宏伟的发展计划。

  公司的出现和发展,并非一帆风顺,还是一个政治角力的过程和结果。最初的“公司”,由政府赋予特许经营权。后来由于铁路等新产业发展需要大资金、地区或国家间竞争等原因,政府才逐渐放松了对股份有限公司的限制。

  


  比如1837年,为了争夺商机,美国康涅狄格州允许在大部分行业里,不需要特别法令的同意,就可以成立股份有限公司。这一政治角力的过程,也正如英国人罗伯特•洛所言:“1825年以前,法律禁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。从那时到现在,成立股份公司是一项特权。我们希望能把它变成一种权利。”到了1901年,世界上终于出现了第一个拥有十亿美元的公司——美国钢铁公司。

  无论如何,股份有限公司,后来已成为了现代社会的基本构件。正如托夫勒所言,“小家庭,工厂式学校以及大公司,把这三者加在一起,成为所有第二次浪潮社会确定的社会结构。……许多人在小家庭中长大,在工厂式学校接受集体教育,然后进入公营或私营的大公司去服务。”

  这其间的过程,大致可以总括如下:

  政府与企业——由政府授予“特许权”转向了“成立公司是一种权利”。这一转变在19世纪中叶左右基本完成。

  企业与企业——由自由竞争,转向了通过反垄断法等进行规范。在20世纪初基本完成。

  企业与员工——比如,1935年美国通过《劳动关系法》,以调整劳资关系。而泰勒制等层出不穷的管理变革,也一直在动态调整劳资关系。这一进程,仍在持续进行中。

  企业与社会——例如,美国由镀金时代转入进步年代,公司行为受到限制,以及后来的企业社会责任、社会企业等理念和实践的出现,都意味着企业具有了越来越多的社会属性,不再只被认为是一部利润机器。这一进程,仍在持续进行。

  现实:“公司+雇员”一点点消退?

  一切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,其实并非由来如此。我们熟悉的公司,不过只有约200年的历史。我们习惯的金字塔、科层制管理,也不过只有100多年。

  回顾历史,缓慢但却坚定地,“公司化”曾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场商业运动,公司由此成为了社会结构的主要构件,“公司”的科层制管理体系,也逐渐扩散到了所有的经济和社会领域。时至今日,大部分的社会成员,不是在这家公司工作,就是在那家公司工作。

  但这种公司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,在今天正受到越来越强烈的冲击。

  如果说全球化改变了民族国家,那么互联网则正在改变“公司”,一场“去公司化、公司消退”的新商业运动,其实已经一点点地开始了。

  经济组织的组织方式,在过去通常被认为有三种形态。“公司”这种组织方式依赖于看得见的科层制,需要付出的是内部管理成本。“市场”这种组织方式依赖于看不见的价格机制,付出的是外部的交易成本。虽然很多学者认为还有大量存在的网络化的产业组织、长期缔约、特许经营等“中间组织”,但企业与市场的二分法在商界视野中仍然根深蒂固。

  而今天的情况是,互联网让跨越企业边界的大规模协作成为了可能。一方面是公司中很多商业流程正在大量地向市场外移,也即所谓的“外包”活动的日益广泛化——比如电子商务消灭的只是一些利用信息不对称而生存的中间服务商,同时却又催生了大量新兴的拥有核心能力的中间服务商。

  另一方面则是自发、自主、快速聚散的柔性共同体的大量出现,很多人已经由此去构想一种普遍的“无组织的组织力量”:凭爱好、兴趣,快速聚散,展开分享、合作乃至集体行动。

  


  是的,组织将永远存在,但以“公司”为代表的那种科层制的组织方式的主导地位,却将逐渐下降。同时,以自组织方式、柔性化地展开的各种社会化协作,则会不断涌现,并可能逐渐成长为另一种越来越主流的组织方式。

  在戈尔公司——如果它还可以被称为“公司”的话——其低层领导并非由高层领导所任命,而是来自同事们的认可:你做事的能力如何?你作为团队建设者的表现如何?或者:你召开会议时,其他同事会否主动参加?

  在维基百科,自发自愿的、活跃的业余编辑们的数量,在2011年初达到了约9万名,这种集体智慧带来了很高的、可以媲美专业编辑的编辑质量。“一个广为流传的事件是,2005年12月14日,《自然》杂志在对两个百科全书(《不列颠百科全书》和维基百科)的41篇科学文章进行比较后表示,维基百科含有162个错误,不列颠百科全书含有123个错误。”

  无论是Linux和维基百科、快速聚散的闪客、围绕国外电视剧形成的字幕组……跨边界地组织起来的成本正在大幅度地下降。

  社会性,仍然是我们作为人类的基本属性,但我们的归属感与认同感的指向、我们发挥自我能力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,却已经与过去大不一样了。篱笆,到处都在被拆除。

  关于未来组织与个人的关系,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战略官曾鸣先生,也曾进行过精彩的分析:

  “虽然未来的组织会演变成什么样,现在还很难看清楚,但未来组织最重要的功能已经越来越清楚,那就是赋能,而不再是管理或激励。以科层制为特征、以管理为核心职能的公司,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组织的职能不再是分派任务和监工,而更多是让员工的专长、兴趣和客户的问题有更好的匹配,这往往要求更多的员工自主性、更高的流动性和更灵活的组织。我们甚至可以说,是员工使用了组织的公共服务,而不是公司雇用了员工。”

  未来已来:“平台+个人”勃兴

  “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;全球最热门的媒体所有者Facebook 没有一个内容制作人;全球市值最高的零售商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商品库存;全球最大的住宿服务提供商 Airbnb没有任何房产,全国前三大酒店业OTA没有一间客房”,这句广为流传的语句,到底在说什么?

  互联网平台与传统平台迥然不同。

  互联网平台已经给商业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正如索尼前董事长出井伸之所言,“新一代基于互联网DNA企业的核心能力,在于利用新模式和新技术更加贴近消费者、深刻理解需求、高效分析信息并做出预判,所有传统的产品公司都只能沦为这种新型用户平台级公司的附庸,其衰落不是管理能扭转的。”

  事实上,平台模式由来已久,但直到互联网的出现,它才具有了全新的规模、内涵与影响力。

  作为一种经济现象:KPCB整理的2015年5月市值前15大的互联网公司,市值总和高达2.4万亿美元,成为了全球经济中重要的经济力量。哈佛大学托马斯•艾斯曼的研究也发现,全球最大100家企业有60家企业主要收入来自平台商业模式。

  作为一种组织现象:上述15大互联网公司,几乎无一例外,都是平台模式。也不只是互联网公司,很多企业和行业,也走向了平台化的结构。

  作为一种社会现象:仅Facebook用户数2014年就突破22亿,占全球人口的1/3。

  


  进一步的分析可以发现,任何企业都面临着纵向控制与横向协同,或集权控制/分权创新的难题。此外,今天的企业还面临着如何与外部需求之网进行对接的难题。

  今天的互联网,为这一老难题提供的新方法,就是以后端坚实的云平台(管理或服务平台+业务平台)去支持前端的灵活创新,并以“多个小前端”去实现与“多种个性化需求”的有效对接。这种“大平台+小前端”的结构,已成为了很多企业组织变革的原型结构。如7天酒店的放羊式管理、韩都衣舍的买手制、海尔的自主经营体等。

  不只是单个企业演化出了这样的结构,苹果的App Store,淘宝的网络零售平台等,同样也是类似的结构。它们也都是“平台+多元应用”这一结构(或大平台+小前端)在不同企业那里的碎片化呈现,也即不同程度的“后台标准化、统一化、模块化”与不同程度的“前台个性化”之间的组合。其特征则表现为分布式、自动自发、自治和参与式的治理等。

  平台在这一体系中扮演了基础服务商、资源调度者的角色,如淘宝网向平台上的商家所提供的“信用体系、用户体系、商品体系、交易流程、计算能力、服务标准”等服务。

  而垂直市场、垂直应用或企业内部的前端员工与团队,则创造了灵活多样的产品和服务。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集成了技术模块或封装了商业流程模块的平台,使得平台之上的协作得以简化,“大平台+小前端”的整个体系的运转,也因此体现出了很强的灵活性。

  个人替代公司,成为了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主体。

  工业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是“大批量、小品种”的规模经济,与之相应,组织也在持续走向极大化。1929年,资产达10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巨型企业已有约65家,到1988年这一数字增至了466家。

  再如今天的沃尔玛,它在全球的雇员已经超过了200多万人!到了DT时代,尽管大型组织仍将是组织领域里的一个主要图景,但随着“多品种、小批量”的范围经济正在很多个行业里取得越来越主导的地位,与之相应的组织规模,相应地也在逐步走向小微化、个人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上部完)

更多资讯请关注:西安网络推广运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qrcode_for_gh_9ce89bd02881_258.jpg

上一篇  后移动互联网时代西安制作网站公司如何规划自己的发展方向    |     下一篇  从0到500万用户,史上最牛移动互联网产品运营推广策划详解

西安制作网站_西安网页制作设计_西安网站维护_西安网站优化_西安微信营销_佳凹科技
官网二维码
西安制作网站_西安网页制作设计_西安网站维护_西安网站优化_西安微信营销_佳凹科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信二维码
公司名称:西安佳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建站电话:400-029-3790
技术服务:029-81291266
在线 QQ:1309077166
企业邮箱:1309077166@qq.com
微信公众号:佳凹科技
地址:西安市雁塔区朱雀大街南段紫郡长安C4栋31层
首页 | 经典案例 | 品牌网站 | 微信开发 | 产品服务
版权所有:西安佳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     陕ICP备15009799号